cba篮球比分

微信平臺搜索[資本邦]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首頁 · 市場 · 正文

【深度】資本市場“看門人”不在崗

導語會計師事務所承擔著資本市場財務信息質量“看門人”職責,當處罰、跳槽、項目變更成為業內“新常態”,會發生什么?

界面 · 2019-12-02 · 瀏覽2121

  最近王瑩頻繁地被問起一個問題,你們事務所怎么樣了?

  作為眾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稱眾華)的一員,王瑩雖然沒遭遇裁員,但也沒有之前那么“風光”。

  上周,眾華收到的來自財政部會計司、證監會會計部的整改通知。眾華被責令暫停承接新的證券業務并限期整改。處罰起因是在*ST百特和圣萊達的審計工作中,眾華未盡勤勉盡責義務。此前,兩家上市公司均遭證監會處罰,且*ST百特已被深交所啟動強制退市程序。

  “公司出事之后,大規模的跳槽還沒有出現,但是確實有不少風吹草動了。”王瑩說。

  目前在會計師行業,因為“出事”的事務所越來越多,大規模跳槽也隨之而來。

  “瑞華會計師事務(特殊普通合伙)(下稱瑞華)好多人來了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下稱信永中和)北京總所。”一位已經調離信永中和北京總所的員工張家云告訴界面新聞,“原先包括專項審計在內,所里一共10個部門,瑞華來了之后擴展至17個部門。雖然不知道瑞華究竟有多少人并入信永中和北京總所,但是按照總所部門平均50人左右的規模,瑞華這次來了不少人。”粗略估算,此次瑞華并入信永中和北京總所人數過百。

  類似的跳槽不只一例。隨之而來的是上市公司頻繁變更會計師事務所。

  據界面新聞統計,在2019年年報工作開始前,至少有52家上市公司公布了變更會計師事務所的公告。其中,瑞華、廣東正中珠江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股合伙)(下稱廣東正中珠江)以及立信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股合伙)(下稱立信)是業務流失的“大戶”。

  而這三家也是被罰力度最大的三家審計機構。

  近三年,瑞華已經6次被罰,總計被罰沒至少1557萬元。最近一次處罰是今年8月27日,深圳證監局對其責令改正,沒收零七股份(000007.SZ)2014年年報審計業務收入55萬元,并處以55萬元罰款。立信過去三年因未發現銷售異常、審計程序未執行到位等因素,沒收業務收入累計300萬,罰款累計620萬。因康美藥業299億元造假,廣東正中珠江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同時其所簽約的23家IPO企業被中止審查。

  本月中旬,中國證監會再次強調,會計師事務所作為獨立鑒證機構,承擔著資本市場財務信息質量“看門人”職責,在提高資本市場財務信息質量方面具有極端重要性。當處罰、跳槽、項目變更等成為“新常態”,事務所如何當好“看門人”?他們將會向何處?

處罰和跳槽

  會計師事務所被罰已經不是新鮮事。11月15日,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布的《證券資格會計師事務所資本市場執業基本信息》(下稱《基本信息》)顯示,2016年-2019上半年,包括行政處罰、行政監管、證券市場禁入及暫停承接證券業務在內的處理處罰合計已達214起。

  以康得新財務造假事件為例,康得新通過虛增采購、生產、研發費用、產品運輸等方面,致使虛增利潤達119億元,賬面擁有150億元貨幣資金卻債券違約。瑞華作為康得新2015年-2018年的審計機構,除了2018年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外,此前三年均出具了“標準無保留意見”。

  康得新119億元的虛增收入并非朝夕,如此大規模財務造假,瑞華作為審計機構竟毫無察覺。瑞華遭遇處罰并不冤枉。

  目前,瑞華處境也十分尷尬。大規模跳槽帶來的連鎖反應,是項目連續流出。

  界面新聞統計發現,每年都有上百家上市公司變更會計師事務所,變更原因多種多樣。

  以2018年為例,2018年變更會計師事務所的企業共294家。其中,有255家在變更前均被前任出具了“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換而言之,這些企業變更,只是由于價格或者其他因素,并非由于審計師的主觀意愿。

  但另外39家情況就稍顯復雜。從業十余年的審計經理王猛向界面新聞解釋,如果會計師在審計過程中,發現了企業一些問題,無法保證報表真實性或者完整性,就會出具非標意見。出具了之后,下一個財年會計師會評估是否繼續接手這個項目,上市公司也會考慮是否更換事務所。因此,這些非標意見的產生,本質是會計師認為其承擔風險過大。而變更則是雙方互相選擇的結果。

  在2018年被出具非標意見的39家中,有12家被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13家企業被出具了“保留意見”,14家企業被出具了“帶強調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這些上市公司變更事務所,原因可能正如王猛所言。

  但2019年,變更原因恐怕又多了會計師事務被罰。

  據統計,目前有21家企業公告其2019年度審計工作由瑞華變更為其他內資所。起因自然是瑞華被罰。

  數據來源:Wind、界面新聞研究部

  根據11月26日嘉誠國際(603535.SH)公告顯示,由于原審計團隊離開正中珠江加入華興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為保持審計工作連續性,因此更換2019年財報審計機構。這種項目跟人走的情況在事務所中并不少見。

  “今年瑞華并入的7個部門都是帶著業務來的,來的人從合伙人到項目經理都有,不過具體帶了多少業務、業務規模暫時不知。”張家云透露,“截至3月,信永中和北京總所原先10個部門部分已經結束年審,開始著手底稿歸檔工作。但新并入的7個部門還有未結束項目,有部門甚至5、6月淡季時依舊在出差。”

內資所的癥結

  會計師事務所頻繁“出事”背后,折射的是行業現狀。

  國內會計師事務所,簡單來說分為“四大”和“八大”。其中,“四大”指的是四個全球性的會計師事務所:普華永道中天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稱普華永道)、德勤華永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稱德勤)、畢馬威華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稱畢馬威)、安永華明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

  “八大”指的是八家本土會計師事務所,具體分別是立信、瑞華、信永中和、大信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稱大信)、致同、大華、天職國際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稱天職)以及天健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稱天健)。

  據《基礎數據》顯示,近年來被罰的案例,多數發生在“八大”。四家全球性的會計師事務所中,僅畢馬威一家接到2張罰單。

  同為會計機構,為何結果天差地別?這或許與事務所擴張有關。

  為搶奪市場份額,許多會計師事務所都會尋求規模化,合并是常見路徑之一。事務所之間合并可以在短期內讓業務規模快速提升。“八大”基本上都是走了合并道路。此前頻繁出事的瑞華,就是由中瑞岳華和國富浩華合并而來。

  一方面,規模快速擴張對內資所搶占市場份額的確有所助益。

  中國注冊會計師協會公布的《2018年審計機構報告》(下稱《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4月30日,按期披露的3622家上市公司中,6.7%(243家)為四大客戶,其余93.3%均為內資所客戶。

  “手上活兒來不及做”是大多數“八大”員工普遍生存現狀。

  從2018年審計機構服務數量排行來看,“八大”業務量要遠超“四大”。以按期披露審計報告的3622家上市公司為例。2018年全年,“八大”服務企業數量占比高達60.85%,“四大”服務企業數量占比僅為7.51%。

  數據來源:Wind、界面新聞研究部

  但另一方面,規模快速擴張與審計能力提升并未匹配。相反,事務所規模越大,團隊與團隊間的合作越來越松散,甚至整個事務所之間的統一管理與培訓也變得薄弱。在王猛看來,這種合并實質有些像加盟。業務還是各自管各自事情,沒有對于品牌一體化的塑造。

  王猛舉例稱,2018年11月16日,證監會發布《企業會計準則第8號——資產減值》揭示了商譽后續計量環節的有關會計監管風險。文件出臺之后,“四大”相關部門迅速做出反映,出臺了相應的審計程序并下沉到各業務單元。相比之下,“八大”更多是依靠經理個人經驗和判斷,基層審計人員具體應該如何操作并無相關程序解釋。

  “‘八大’對經理較為依賴,經理經驗豐富程度和對風險警覺性決定了項目基調。”王猛告訴界面新聞,“由于過高的工作強度,審計團隊整體趨于年輕化,從助理到現場負責人最快只需1年的時間,但其對風險未必有識別能力。”

誰的錯?

  更值得注意的是,內資所重量不重質情況愈發明顯。

  從審計收費水平來看,《報告》顯示,2018年“四大”審計收費總額為21.5億元,占全部上市公司審計收費的35.9%。要知道,在3622家上市公司中,“四大”服務的公司僅占比6.7%。

  這說明,“四大”平均審計費用遠超內資所。Wind數據顯示,2017年“四大”為上市公司進行年報審計的平均收費為948.5萬元,“八大”僅108.25萬元,前者是后者近9倍之多。特別是審計費用5000萬元以上的八家上市公司,均被“四大”包攬。

  數據來源:注冊會計師協會、界面新聞研究部

  再看內資所,它們的重點區間在50萬元(含)至500萬元之間。

  以康得新為例,瑞華在2015年-2018年長達四年的審計中,累計收取審計報酬840萬元,年均報酬210萬元/年。

  王猛解釋稱,客戶愿意支付的審計費用一定程度上能夠反映企業經營實力與規模。就客戶質量而言,內資所整體質量弱于“四大”。

  “‘四大’在部分行業機構的鑒證業務中處壟斷地位,并不擔心業務流失,而部分內資所則因憂于市場份額,在競標過程中采取低位標價策略。”內資所審計經理陳鋒告訴記者,“部分內資所雖知曉各項審計準則,但在公司成本、人員素質的限制下,在實操過程中往往‘有心無力’。”

  “內資所質控部門相對較為薄弱,部分承接上百項目的事務所,質控部門只有7個人,質控更多系流于形式”從事審計行業十余年的資深審計經理趙殷向界面新聞解釋,“‘四大’的質控,已經下沉到基層業務單元,從審計現場就開始復核檢查;而內資所由于項目太多,高級經理無法面面俱到,現場審計人員也更傾向于后期集中‘補底稿’。”

  這還只是硬幣的一面。

  在硬幣另一面,會計師事務所風險“識別者”的角色和能力也已不似以往——“近幾年部分上市公司掩蓋經營實質的手段愈發隱蔽復雜,部分甚至有組織、有預謀的‘欺騙’審計團隊。”從業10余年的張艷透露,“為后者的審計結果造成了相當程度的阻礙和困擾。”

  2012年-2013年,江蘇中顯集團為申報發行企業債券,在接受盡職調查過程中,向中興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提供虛假財務資料,偽造其他單位印章并假冒他人簽名虛增應收款項,約300多枚假印章最終被銷毀于公司消防池。經查明,江蘇省高院裁定,中顯集團犯欺詐發行債券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罰金80萬元。

  上述案例,中顯集團私刻的300多枚假印章顯然是有備而來,且最終銷毀在消防池,審計師很難對私刻與否進行查證。在審計現場,除了對銀行詢證函的回復具有強制要求外,客戶和供應商的的詢問函是否回復并不具備強制力,企業詢證函無法得到回復概率極高。

  除了專業限制導致審計師在審計現場無法對專業門檻較高的事務做出判斷外,審計師現場工作也往往受到限制。

  康得新在聽證會中被江蘇省證監局指控其海外業務造假,以PET等外品假冒貼合膜等光學膜報關,運到海外處理。對于境外業務,審計師自身可以采取的核查手段有限,且受成本制約,審計師無條件大范圍的鋪開人員進行核查。

  “審計師在工作中所需要的資料和信息,均需要客戶提供。”王猛告訴界面新聞,“客戶配合至關重要,第三方審計并非具有強制力,如果客戶有意隱瞞或者不配合,審計師并沒有過多措施去強迫客戶。”

  臨近年底,伴隨著內資所的人心惶惶,年報審計工作陸續展開。在趙殷看來,內資所未來勢必會有些組織架構乃至戰略性的調整。

  (尊重采訪者要求,文中王瑩、張家云、王猛、張艷、趙殷均系化名)

圖片來源:123RF

聲明:本文為資本邦轉載文章,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風險提示 資本邦呈現的所有信息僅作為投資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一切投資操作信息不能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分享到:
{$ad}
cba篮球比分 麻将规则 教学 股票指数什么意思 76人vs篮网篮彩 极速11选5 国产痉挛抽搐磁力 黑龙江新11选5开 山东十一选五最新开 一本道色情影院 在线理财平台灬乾贷网25 广东11选5助手官 佐佐木明希正在线播放 股票分析网站 西安麻将打法 欧美av女星最漂亮排名 南京人打什么麻将 类别搜索番号网站